普光气田靶向施策治理气井堵塞  | 中国石化-am8亚美app下载

普光气田靶向施策治理气井堵塞

        本报记者 张松才

        孟夏时节,川东北大巴山万木争翠,绿浪汹涌。

        5月底,中原油田普光气田科技人员在大湾404-2h井加注新型溶硫剂,仅用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井筒解堵任务,该井日产天然气从60多万立方米上升至目前的80万立方米。

        今年以来,普光气田科技人员针对气井堵塞问题靶向施策,通过优化流程、空穴射流、井筒溶硫等方法治理硫沉积,实施作业84井次,恢复天然气产量1.2亿立方米。

        普光气田担负着向长江经济带输送洁净能源的使命,投产12年来提供650多亿立方米天然气。作为大型特高含硫气田,其生产的天然气中硫化氢平均含量超过15%。随着持续开发,地层压力下降,原先溶解在天然气中的单质硫不断析出,聚积固化在地面集输管线、井下油管中,形成硫沉积。

        近3年,共有10余口气井硫沉积较为严重,对天然气产量造成影响。同时,单质硫堵在集输管线和设备中,可能造成腐蚀,影响仪表精度,降低输气效率。

        单质硫堵在管线、井筒里,更堵在普光气田科技人员的心里。面对特高含硫气田开发顽疾,他们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为己任,集智攻坚,打通堵点。

        集输管线的一般硫沉积还好对付。科技人员不断摸索硫沉积规律,趁单质硫在集输管线中立足未稳,对管线进行正向、反向强力吹扫。针对阀门里出现的硫沉积,他们卸开阀门进行清洗。

        对付集输管线中严重的硫沉积,科技人员采用空穴射流器解堵。这种工具可在管线中产生强力微震波和高压水切力,将固化附着在管线内壁上的单质硫打碎,然后随水排出。2020年,他们在毛坝504集气站和毛坝502集气站间的集输管线实施3次空穴射流工艺进行解堵,恢复天然气产量超1000万立方米。今年前5个月,应用空穴射流工艺恢复天然气产量逾500万立方米。

        科技人员还在优化集输流程上见真章。昔日,气井压力达40多兆帕,集气站管线上设置了3个节流阀。后来,气井压力降到12兆帕,气流流速变缓,阀门中硫沉积渐渐增多。对此,科技人员在井口处仅保留一个节流阀,将阀芯的孔眼直径从5毫米扩到12毫米,并增加孔眼数量。这样,气流更通畅,硫沉积的机会减少许多。

        井下油管的硫沉积是难啃的硬骨头。

        对于井下油管中越积越多的单质硫,以往通常实施连续油管作业,虽然效果好,但工序复杂、成本高、耗时长。科技人员反复研讨,逐步形成“突出化学溶硫、强化物理剥离、抑制橡胶溶胀、兼顾储层保护”的除硫新思路。

        “我们用低成本的有机胺类溶剂取代传统的二甲基二硫类溶剂,解决异味等问题。在配方中添加含硫有机物和缓蚀剂,大幅减轻溶硫剂对生产装置特别是橡胶件的腐蚀。在溶硫剂中加入表面活性剂,提高药剂渗透率,促使硫元素迅速从油管内壁脱落,避免堵塞。”普光气田采气工艺技术专家刘方检介绍。

        井筒中硫元素位于不同井段,一股脑地将溶硫剂注入井筒难以奏效。为最大限度避免气井因井筒硫沉积而怠工,刘方检和科技人员积极改进除硫工艺。

        他们认真研判气井压力变化和井筒内硫沉积情形,精准计算溶硫剂加注量和加注时间,分别采取大排量、小排量加注。把井筒分为3段,逐段加注溶硫剂,及时返排,确保溶得好、冲得净、排得畅。

        实践证明,在井筒中使用溶剂解堵,比用热水冲洗解堵的有效期延长近10倍,费用比连续油管作业解堵节约80%,硫沉积影响的天然气产量大幅减少。

信息来源:中国石化报
2021-06-11